首页 美食正文

来,尝一口“拯救世界”的滋味

小可爱 美食 2022-05-30 14:49:08 77 0

就算在《哈利·波特》里,巫师也不能凭空变出佳肴,念“食物咒”前得先准备一堆食材。


21世纪的“麻瓜世界”里,好几家公司却说自己能“无中生有”,用空气变出牛排和美酒。


电影里挥一挥魔法棒,一顿饭就做好了。


空气造肉


位于美国加州的Air Protein开发了一款肉类替代品Air Meat(空气肉)。跟酸奶发酵的原理近似,这款肉是利用微生物将二氧化碳、氮和氢转化为蛋白质制成的。



以空气为原料制造的Air Meat。


跟植物蛋白相比,Air Meat的氨基酸结构与牛肉或鸡肉的相近,还含有一般素食没有的维生素B12。这种空气肉的初始外形是一种淡棕色粉末,没特殊味道。


据估计,空气蛋白粉可能会制成健身奶昔,又或者添加到蛋糕等食品中。经过一些合成工艺,它还能做成鸡胸或者牛排的样子。


2022年4月底,Air Protein的CEO带着新研发的“空气肉”,登上美国电视新闻节目。节目中CEO始终没请旁边的记者尝一口那款“空气肉”,为此网友对肉的口感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主持人也就看看。


这种在空气里“种”食物的技术,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60年代太空竞赛。当年为了解决宇航员的吃饭难题,美国太空总署想着把宇航员呼出的二氧化碳收集起来,再经过微生物转化为宇航员的能量补充剂。


除了Air Protein,芬兰企业Solar Foods也在用类似的技术来制造蛋白质。这家企业近年跟欧洲太空总署合作,为火星登陆计划开发食品,以图减轻火星旅行的行李负担。



《星际迷航》里用复制机做一杯咖啡,包括杯子。


无论是Air Protein还是Solar Foods,都会强调蛋白质生产对环境的影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研究,畜牧业产出的二氧化碳占全球总量的18%。


要生产1公斤的蛋白成分,肉类和植物蛋白的碳排放分别为45公斤和2公斤。据Solar Foods的实验显示,用空气来生产等量的蛋白质,只会有0.4公斤的碳排放。



Air Protein使用的技术来自航天研发。


尽管不用土地,但空气蛋白粉的生产还是会用上由化石能源生产的氨水。专业人士表示,空气蛋白质要想取得成功,仍要找到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生产含氮物质。


空气酿酒


大碗吃的肉有空气版替代品,大口喝的酒也有空气版的。


传统的伏特加是用谷物或土豆来发酵酿造的。这样一来必须有好几亩的田地要耕作灌溉,酿酒过程中还会产生谷物杂质和大量糖分,影响酒的纯净度。


纽约的Air Co.跳过了与大地打交道的环节。它们酿造的Air Vodka步骤相对简单: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加纯净水后电解出乙醇。催化作用的电能都来自太阳或水力。



Air Vodka


1瓶传统伏特加,平均产生5.9千克的二氧化碳,而一瓶Air Vodka反倒会“消耗”0.45千克的二氧化碳,相当于8棵大树1天里所吸收的二氧化碳。


这种“空气造酒”技术,使Air Vodka成为世界首款“负碳”伏特加。所谓“负碳”,意味着生产包装过程中从大气中去除的二氧化碳比排放的还要多。


喝过Air Vodka的网友说,这款酒风味干净柔顺。毕竟从制作过程来看,叫它掺水酒精应该会更准确。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Air Co.临时将伏特加生产线改用来制造酒精免洗洗手液。后来疫情缓和,这家公司又以二氧化碳制成的酒精,调制了一款香水。从空气中来,又挥洒到空气中去,来去之间了无碳痕迹。



Air Co.出品的香水每瓶碳排放为36克。


这……自然吗?


牛津大学的研究表明,食品生产排放的温室气体,约占地球碳排放的1/4。从碳排放的公式来看,空气肉和酒可说是“秀”足全场。但从吃货的角落来看,却不禁疑惑:这样造出来的食物自然吗?


答案恐怕取决于人们对自然的定义。


玉米的祖宗是墨西哥的大刍草,又矮又瘦,颗粒带硬壳,跟东北松子差不多。大约一万年前,墨西哥古代农民开始“驯化”玉米,挑出颗粒大、味道好、容易磨碎的种子来播种。如今,啃着金黄色的超甜的玉米棒,你会觉得不自然吗?


一万年可能太久,那么不妨再看一下工业化农场里的肉鸡。短短50多年,肉鸡的鸡胸肉变成了两倍大,大到鸡的双脚都无力承担自身的重量。



肉鸡在半个世纪的外形变化。/youtube


工业化食品生产,早已离生物课本的自然十万八千里。空气肉和空气酒,会否如同巨大的鸡胸或者超甜的玉米那样普遍呢?也许不用50年就能见分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