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性正文

口红修复,单价几十元的情感生意

年轻的婆婆 女性 2022-07-06 13:17:24 135 0

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修复化妆品,而不是买新的,这与生活水平无关。/图虫创意

多数人知道“化妆品修复”,是通过短视频。


视频里,一件支离破碎的化妆品先出镜,如晒熔后重新结块的口红、碎成数十块的粉饼;一双戴橡胶手套的手开始工作,拔出口红膏体、高温熔化,再灌入模具;酒精擦拭外壳,再用紫外线消毒;将成模的口红膏体装回壳中。


眼影等粉状化妆品的修复手段与之相似,只是“倒模”这步换成“压盘”。15-20分钟,破损的化妆品便恢复如初。


化妆品修复视频最早出现在2019年年底,2022年上半年数量与流量集体爆增。小红书上,相关笔记超5万篇;抖音上,视频合辑“沉浸式彩妆修复改造”总播放量达8285万次。


流量推动生意。淘宝上,化妆品修复服务月成交量少则100+,多则800+;修复的器材也卖得好,单家店铺一个月能成交900套。



网络上,从粉饼到眼影,再到口红,几乎所有化妆品类型,都有相应的修复服务。/淘宝、小红书截图


背后的行业也被频繁讨论,内容有好奇也有质疑——化妆品修复师能赚多少钱?此行业会是昙花一现吗?如何解决卫生、品质和信任问题?


新兴与冷门,给化妆品修复行业披上神秘面纱。业内的悲欢,只有面纱下的人知道。


单量“噌噌噌”地往上涨


2021年夏天,刘小姐都在研究个体型创业项目。


她做金融出身,生孩子后想自己创作。金融的创业门槛高,启动基金动辄上亿元,做回老本行的可能性不大。某天,一条口红修复视频,勾起她摔断过数支口红的记忆。她买了一套几十元的简易工具,按照视频里的步骤玩了一下,发现成品还不错,便乘兴再修一支,并录了视频放到网上。


视频意外地爆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获得100万次的播放量。陆续有网友私信她要她帮忙修复化妆品,还愿意付费。她推断,此商机建立在年轻人的化妆品购买量大和存量大的基础上,国内化妆品市场规模有多大,化妆品修复的天花板就有多高,“当时我想,这门生意做个三五年是没问题的”。



20分钟,一支口红就修好了。/@仟溢工作室


行业太新,商家竞争小,刘小姐的生意起步很快。


她在去年8月成立工作室,9月的订单量已多到一个人做不完。2022年年初,她将工作室从深圳转移到湖北老家,因为这种通过线上接单、无须经营实体店铺的业务,更适合在租金低、人工成本低的三四线城市。目前,她修复一件化妆品的利润能去到50%至60%,月利润一两万元。


化妆品修复按“件”收费,市场均价35元/件,偶有耗时长的订单,则视破碎情况收费。在江西南昌创业的修复师几舟,遇到三种以上颜色的眼影盘,就按颜色个数收钱,因为光是将不同颜色、混到一块的粉末区分开,已是大工程。若实在无法分开,便跟顾客商量是否要混合成新颜色。


同样因为太新,行业招人难,推广也难。


最早的一批化妆品修复师,大多从代购转行,集中在山东和广东——前者离韩国近,后者离中国港澳地区近。疫情之后,大家不敢出远门,便凭对化妆品成分、颜色和品牌的经验,在家做修复生意,刚好因应了潜在的消费需求。


随着业务增多,原有的从业者不够用了,但新的从业者还未成长。刘小姐回忆,去年粉丝数10万以上的化妆品修复博主,可能不超10个。她在网上发招聘信息时,平台甚至没有可归类的标签,只能放进“美容美发”中。面试时,她要先用半小时向面试者解释工作内容。听完后,面试者往往表示困惑:“我真的能行吗?”


即使是业内人,大多也会将化妆品修复与美甲、美发、小样分装等传统项目结合,借助后者的高普及度,带动前者的业务量。


2022年春节后,刘小姐办了一个线上教学班,想培养多些从业者。几舟就是这样入行的。他之前是一名司机,今年年初刷到刘小姐的视频后,看重此行业能赚钱、待挖掘的空间大,便报了班。他成立工作室至今4个月,月营业额从1000元递增至2万元,目前月修复件数50件。



除了修复破损,还有顾客凑齐几盒接近用完的相同化妆品,要求修复师将余量刮下、整合成一件“新”的。/@蚂蚁改造师


后来者涌入


刘小姐感到诧异,2022年4月开始,咨询培训课程的私信激增,一天能收到100条,有时候比订单还多。


几舟认为,这由创业成本低、短视频红利和疫情影响三重原因导致。


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若手头拮据,买配置低一些的机器,1000元左右也可以启动;配置好一些的机器,如打碎机、压盘机等,单价在几百块以内。加上场地租金,几舟创业前期投入了3万元,3个月已经回本。


创业的时间成本也低。刘小姐表示,仅上手的话,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足矣。


上手与专业的区别在经验,比如修复口红,生手加热熔化膏体时,会控制不好火候,“哑光、浓稠质地的膏体加热温度要高一点,滋润型的膏体只能加热一会儿”,否则会导致脱模后的膏体表面产生气泡;浇灌塑形时,灌得慢了,膏体会出现纹路。技巧全凭感觉,因此生手修复化妆品,可能需要返工两到三次,熟手则能一次性完成。


另外,修复的保修期一般是两个月,顾客在此期间发现粉饼压盘不平整,或在寄送途中碰碎了,可无数次寄回重做。返工不影响成品质量,仅延长修复师的工作时间。单论上岗资格,一个月就能出师。



粉末状的化妆品,最后一步是压盘。粉是否易碎、表面是否平整,就看压盘的技术了。/@蚂蚁改造师


前期投入少,加之短视频平台的高流量,让年轻人仿佛看到了一条“捷径”。疫情期间难找工作,新事物或能带来新机会。不断涌入的学徒们,在人数和话题度上扩大了行业触及面。


行业迅速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是国内的化妆品价格相对高。一位定居在美国洛杉矶的华人告诉几舟,她那边买口红很便宜,弄断了就扔了,修复的性价比不高,这门生意在那边做不起来。


年轻人是变节俭了,


还是变穷了


化妆品修复与整个美妆行业的发展曲线有重叠。


国信证券发布于6月6日的《化妆品系列专题之十:从量变到质变,共启美妆产品大时代》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化妆品类零售额同比增长14%,但从逐季趋势看,2021年下半年增速开始持续下行,2022年1-4月增速降至-3.6%。


年轻人新购化妆品少了,关注度却提升了。亿邦智库发布的《2022Q1美妆个护行业数据洞察报告》显示,美妆护肤在2019-2021年持续3年进入知乎热议关键词榜单。其中,2021年的相关内容总量是2019年的2倍。


部分热度流向了修复领域,但原因非“年轻人变节俭了,或变穷了”这么简单。


刘小姐的顾客群体,全是大众观念中“花钱大方”的90后和00后,其中一位对她说,如果早遇到你,我就不会扔这么多口红了。几舟曾遇到一位“富婆”顾客,她买化妆品都是用推车装的,家里有100多支口红,最贵的一支接近1000元,但她的口红断了,还是会寄去修复。


“修复化妆品与生活条件关系不大,更多体现了一种理性消费心态,如果几十元就能修复好,非要花600元买个新的,这笔账怎么算都像踩坑。”几舟认为,节俭观念一直存在,化妆品修复服务是此观念的出口,让大家得以省下钱购买更多快乐。


化妆品也是情感的载体。


有一个女孩给刘小姐寄了支“爆浆”口红,其内胆已经裂开,膏体被晒熔后又凝固,糊在壳内壁。口红是女孩的前男友送的,分手后没被扔掉,某天被亲戚的小孩在玩闹时摔到了地上。女孩给刘小姐发语音时带着哭腔,说口红是不会再用了,只希望它看起来跟以前一样。


相似的故事很多,坏掉的化妆品中,有暗恋对象送的,也有曾经的闺密送的。物品能修复好,记忆只能留在从前,但有总比没有好。



修复化妆品,是为了留住记忆。/@仟溢工作室


口红改色,作为化妆品修复的衍生属性,同样吸引年轻人。加热熔化膏体,往里加色粉和植物混合油,调和出期望颜色。女孩收到了朋友送的口红,牌子很贵,但颜色难以驾驭,便想要改色。当然,颜色是化妆品牌的竞争力之一,修复师只能靠肉眼判断颜色色值,无法做到一模一样。


功能性需求之外,化妆品修复的另一半热度,来自心理需求。


此类视频多与沉浸式母题结合,逐一修复化妆品零件的过程,让人感到治愈。DT财经发布的《2022青年妆护兴趣十大趋势》显示,2021年,B站情绪类美妆护肤视频的年度播放量同比增长8.4倍,大家期望在观看中获得疗愈、释放压力、放松心情的效果。



沉浸、治愈、助眠、解压、修复,排在B站情绪类美妆护肤视频年度热词榜的前5位——化妆品修复视频的特点,恰与之相符。/《2022青年妆护兴趣十大趋势》


利润、诚信与卫生,修复师面临的质疑


刘小姐遇到过一件狗血的事。


一个男孩想送口红给女朋友,因为是学生,三四百元算是大数目了。他便上网买了15张口红试色卡,一张卡里有0.3克口红膏体,共约80元。他要求刘小姐将试色膏体刮下、熔成一支正装口红。


至于口红外壳,男孩提供了一个内有膏体残留的空壳,“他自称是女友用完的,但我总感觉是在二手平台上买的”。做完这支口红后,刘小姐再没接过类似的订单,她觉得自己是这场感情的“帮凶”。


此事恰能引出网友的质疑——修复师会不会把各种把化妆品都偷一点,或把专柜试色卡,积少成多地做出冒牌货拿去卖?


刘小姐表示,理论上可以做到,但没必要,露馅风险太大。修复师的手工品和工厂里的机器成品区别很大,比如粉饼,经过机器压盘的,摔到地上会碎成几块,手工压盘的话,一摔就成粉末状;再如口红,机器塑形的膏体,拔出来是结结实实的,手工成模的膏体,靠近底座的部分有明显的冷却气孔。



工厂流水线制作的口红,膏体是结结实实的、底部是平整的。/视觉中国


偷的性价比也不高。几舟算了一笔账,一块粉饼净含量约10克,送来修复的一般是使用过的,按5克余量来算,被偷了1克都很明显,只能偷零点几克,甚至零点零几克,不知道要“偷”到何年何月,还得另花钱买外壳。市面上的粉饼,贵的四五百元,便宜的只要一百多元,“会为了这点钱砸自己饭碗?见仁见智吧”。


但也只能“见仁见智”,修复师确实无法拿出有力的自辩证据。上两个月,有网友爆料自己的眼影修复后少了近一半。商家和网友各执一词,结果不了了之。


在规避纠纷的问题上,几舟想过录下每一件化妆品的修复视频,后来发现时间成本太大,降低了修复效率。刘小姐则从控制订单量和推动整体发展入手,“业务太新,售后还未跟上,只能把量和资金流控制在健康范围内,跑得太快会引来毁灭性打击。另外是鼓励业内人一起往前跑,现阶段不要出现龙头”,这也是她举办培训班的另一个原因。


卫生方面,也有质疑声。网友们担心,化妆品在修复过程中会不会掺入灰尘或皮屑。目前修复师在工作时戴头套和手套。“如果能在无菌车间里作业,是最安全的。”几舟认为,环境升级必然会增加成本,将削弱修复服务的低价优势,“但价格再怎么涨,也有个上限,性价比总归比买新的要高”。



还有一个疑问,假设未来化妆品修复的环境无菌化、产出正规化,是否会动了品牌们的蛋糕?会否掀起侵权风波?/视觉中国


每一种新消费需求出现,都掀起一场狂欢。


新需求往往根植于现有的市场中,化妆品修复也不例外,如果中国化妆品行业的市场规模能够扩张,化妆品修复市场自然也有上升空间;但如果化妆品修复行业不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恐怕市场空间也终将有限。


现存的偷工减料、卫生和顾客信任问题未完全解决,未来可能要应对侵权、变现造假的质疑。创业未到一年,刘小姐已经评估到接下来的风险。


但每个新行业都是这么蹚过来的,她觉得这门生意的寿命,“能往十年冲一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