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空姐,不再性感

小可爱 资讯 2022-07-19 15:02:41 94 0

如果你第一次乘坐美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可能会对眼前笑容可掬的空婶子甚至是空奶奶感到不可思议。


Bette Nash,已经当了65年的空姐。/abc news 截图


一直以来,“空姐”在人们眼里就是年轻貌美的“空中模特”,“她们身上既有少女的娇羞,又有成熟女性的沉着和稳重”,她们是《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海夫纳口中的“邻家女孩”,或者是电影《春娇与志明》中的风情辣妹。她们被性化,变成男性的性幻想对象,类似“我和空姐的故事”脚本出现在形形色色的影视、文学作品中。



杨幂扮演性感空姐,与志明开展激情之爱。/《春娇与志明2》


也正因为如此,空姐也长时间面临着被性骚扰的烦恼。知名播客“随机波动”的女主持人曾在一次飞行中看见了坐在安全出口位置的中年男性,对着与他不到半米之隔端坐的女性空乘的裙子拍摄了多张照片。


不过,这样的情况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慢慢松动,在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等不少发达国家,航空公司开始取消空姐招募的年龄限制,同时也放弃对空姐的性感营销。


特别是近两年来,在疫情后,国外不少航空公司为了留住人才,以及展示包容和多元性,放宽了对空中服务员的服饰要求,掀起了一阵“制服松绑浪潮”。



乌克兰航空公司SKY UP的裤装制服。/SKY UP官网


空姐们再也不用非得穿短裙、高跟鞋,她们的制服变成了更方便工作的裤装和平底鞋,她们甚至被允许不化妆上班。


空姐,似乎不再性感了。


第一批天空女孩


1930年,一名叫做艾伦·切奇(Ellen Church)的女孩给美国波音运输公司的经理斯蒂芬·斯廷普森(Stephen Stimpson)写了一封信,她提议航空公司应该聘请护士担任空中乘务员。


彼时25岁的艾伦不仅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护士,还通过了飞行考试,拿到了飞行员证。即便如此,对那时候的女性来说,即便有了飞行证,想上天空依然不可能。


在给斯蒂芬的信里,她写道:“想象一下,聘请护士当乘务员,我们可以获得一次绝好的宣传机会,也可以更好地照顾到乘客。”斯蒂芬拒绝了,他担心女孩会干扰飞机上的纪律。不过,最后斯蒂芬还是答应了艾伦,给了她三个月的试用期。


他的如意算盘是:聘请护士当乘务员,可以让乘客相信飞机即便是坠落在玉米田里,也可以得到及时的抢救。要知道当时乘坐飞机旅行仍然是一件冒险的事情。


就这样,艾伦带着她精心挑选的另外7名护士登上了波音飞机,成了世界上第一批天空女孩。



第一批天空女孩。/资料图


在上世纪30年代,最早期的飞机客舱都是敞开的,连安全带都没有。


作为一名“空姐”,艾伦们要做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清洁飞机、帮助给飞机加油、帮助将飞机推进机库、用扳手和螺丝刀将乘客的藤椅固定在机舱地板上、拍苍蝇、禁止乘客将烟头扔出打开的窗户、在飞机颠簸时安抚乘客等。


那时候,她们的制服就是护士服的改版,一件相对保守的白衬衫和一顶小帽子。美联航空的空姐还穿着一个旋转的斗篷,专门用于放置各种类似扳手和螺丝刀一样的工具。


此外,她们还负责陪百无聊赖的乘客聊天。1940年开始招募空姐的达美航空要求,空姐不仅需要是护士,还要风度、个性,必须“了解时事并能进行睿智的对话。紧跟棒球比赛资讯,是一个加分项”。



1930年代的客舱。/资料图


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女性来说,空姐无疑是个抢手的时髦职业。毕竟一个美国年轻女孩除了成为家庭主妇没有什么其他选择。


即便她们有事业心,能找到的工作也只有秘书、电梯小姐、老师、护士、打字员等一些“适合女孩”的工作。也因此,这些“天空女孩”成了美国大萧条时代女孩们最羡慕的职业,直到1950年代,随着飞机客运开始赶超铁路,成为一名空姐是中产女孩摆脱无聊人生的一种方式。


当然,航空公司也对空姐提出了更高甚至是苛刻的要求。比如,波音公司就规定空姐必须是单身女性。虽然,最初波音公司给的理由是,一位空姐的丈夫会在妻子航班延误不能及时回家的时候不断打电话骚扰航空公司,后来,单身依然成了航空公司招聘的明文要求。


一些航空公司甚至要求空姐签署“入职后18个月内不结婚”的协议,当然,如果结婚的话,就只好辞职。


另外,作为空姐,年轻漂亮是必须的。正如 1936 年《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所描述的那样:“有资格担任空姐的女孩必须身材娇小;体重100至118磅(约45-53KG);身高5英尺至 5英尺4 英寸(1.52-1.64米);年龄20至26岁。”当然,只有白人可以申请这份工作。



1930年代,乘坐飞机旅行仍然是一件无比新奇冒险的事情。/电影《飞行员》


大多数航空公司都希望候选人接受过大学教育。不仅如此,在入选后,她们还要接受有关礼仪、化妆等课程。一旦入选,空姐每次飞行前都必须称重,体重不达标就不能上飞机。


一个被性化的职业


如果说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前,乘坐飞机是一种冒险体验,那么二战之后,随着机舱增压等军事技术应用到商用客机上,飞机旅行变成了一种更快、更舒适的高档体验。类似洛克希德公司的C-69、波音707和道格拉斯DC-8等喷气式客机的发明使用,为飞机旅行创造了新的想象力。



道格拉斯DC-8飞机/Unsplash


当然,飞机旅行这种奢华体验只属于有钱人。以今天的物价来看,一张从纽约到旧金山的标准经济舱票价需要1500美元。


为了更好地吸引男性商务乘客,航空公司开始在空姐的营销上动脑筋。


空姐的制服设计备受航空公司的重视。他们花重金请Raymond Loewy、Emilio Pucci和 Alexander Calder等著名设计师和艺术家来设计空姐的制服。


太平洋西南航空公司在上世纪60年代为空姐定制了五颜六色的迷你裙和性感靴子。有些空姐甚至必须穿高跟鞋和热裤、超短裙上飞机。



PSA航空公司的杂志封面。


从1960年代后期开始,航空公司对空姐的性化变得更加明目张胆。


从1960年代到1970年代初,Pucci 为布兰尼夫国际航空公司设计了5种不同的制服。这些制服充满未来感,有一款甚至配备透明太空头盔,像一个塑料泡泡,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服务期间,空姐们可以脱掉制服上的一些东西,露出制服的不同层次和外观。比如脱掉外面的裙子,就可以展示里面的热裤。


环球航空公司还于1968年首次推出纸质的空姐制服,这四款制服分别叫做“英国妞” “法式鸡尾酒” “罗马长袍”和“曼哈顿阁楼睡衣”,以代表客舱上供应的各地区美食。


随之是一些更具备性意味和挑逗性的广告宣传,在布兰尼夫国际航空公司的一款海报中,穿着超短裙的空姐拿着托盘为男性精英提供晚餐和鸡尾酒,海报写着醒目的文字:你妻子知道你和我们一起飞吗?



杂志《周六花絮》1971 年10月9日封面。


前泛美空姐帕特里夏·爱尔兰在她的回忆录中写道,在她 1960 年代的培训期间,她们不断被告知“这份工作为今后的婚姻生活做了很好的准备……你要做的是学习如何让你的丈夫感到舒适、如何在与新老板一起吃晚餐中优雅地谈话。”


在航空公司的密集宣传下,空姐几乎成了一种男性的集体性幻想。1969年,在美国热映的软色情片《空姐》以2500万美元的收入,成为美国影史以来最赚钱的3D电影。


1970年,最懂美国宅男心的《花花公子》杂志创办者休·海夫纳斥资550万美元购入了一架加长型DC-9飞机,并将其命名为“兔女郎”。飞机上十几名空姐,都是曾在芝加哥和洛杉矶的花花公子俱乐部工作过的兔女郎,后在专业的空姐学校接受了培训,她们戴着兔女郎的头饰,穿着暴露的泳装,将空姐的性意味演绎得淋漓尽致。



1971年Play boy 杂志封面。


然而,被高度色情化营销的另一面,是空姐们经常遭受到醉酒乘客甚至是飞机工作人员的性骚扰。


有一位昔日的空姐特鲁迪·贝克(Trudy Baker)甚至写了一本叫做《咖啡、茶还是我?》的回忆录。飞机在紧急降落时,她遭到了一位乘客的性骚扰。当她向主管投诉的时候,她被告知:“你知道吗?特鲁迪,我们无法接受一个不开心、不会笑的空姐为我们尊贵的旅客服务。”


到 了1970 年代初,所有广告、书籍和色情电影似乎都在告诉人们,任何航空公司的空姐都是机上的一种正当性娱乐。



关于空姐的色情想象,已经成为一种惯常。/pikabu


1971 年,美国国家航空公司推出了一个新口号:“Fly me”。在那个平面广告中,是空姐谢丽尔·菲奥拉万特(Cheryl Fioravante)的特写镜头。“Fly me” 几乎一语双关,把乘坐飞机的卖点直接聚焦到美丽的空姐身上。


一名美国航空公司的前空姐表示,在“Fly me”运动之后,男性乘客对空姐的“捏和拍”明显增加。


要专业,不要性感


不过,航空公司的性感营销并没有持续多久。1976年,随着美国对航空业放松管制,新的廉价航空公司加入市场,机票的价格下降,飞机旅行变得触手可及,成了比火车甚至长途大巴更经济的出行选择。


到了1970年代中后期,女性乘客或者全家出行的旅客比例大幅度上升,飞机不再是男性商务人士的专属,对着女性和全家老小营销性感空姐,不管用了。


另一方面,不少空姐也因为频繁被性骚扰,对性感空姐的营销及空姐招募的性别歧视忍无可忍。在整个上世纪60年代,美国妇女权益组织(NOW)便针对这些问题,向美国就业机会委员会提起诉讼。


1972年,两位东方航空公司的空姐 Jan Fulsom和Sandra Jarrell 创办了空姐女性权益组织,她们都曾经在飞机上遭遇到多次性骚扰,最终决定为这个行业做点什么。她们建议空乘人员应该通过提高自我防护意识,来挑战航空公司和媒体对女性的物化。另外,她们也对航空业采取了持续的法律行动。


所有这些努力有了回报。美国航空公司解除了对空姐的年龄、容貌等限制,而至于空姐的制服,也从以前眼花缭乱的性感变成高雅与专业。



空姐的制服变得保守与专业。/美剧《空乘危机》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空姐的制服,变成了宽肩垫和宽松连衣裙或者是过膝盖的裙子,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澳洲航空制服了。YSL创始人Yves Saint Laurent为Qantas航空公司设计了一套令人眼前一亮的制服。它有着加宽的翻领、垫起的双肩及做窄的腰围。加上澳洲袋鼠元素,成为了无法复刻的经典。



Yves Saint Laurent为澳洲航空公司设计的制服。/资料图


在美国,空姐制服几乎都变成了一成不变的海军蓝,专业又严肃。而现在,在不少航班,你甚至可以看到由不同类型女性担任的空姐,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高的、胖的、矮的、瘦的统统都有。


随着轰轰烈烈的女性运动,“空姐”(stewardess)一词,也逐渐被人们抛弃,因为它承载着长年以来整个社会对女性空乘人员的性化想象,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人厌恶的词汇。


随着空中乘务工作越来越多地对男性开放,对空姐取而代之的称呼是“乘务员”(attendant)。


近些年来,除了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国家,越来越多国家加入了制服松绑计划。不久前,韩国廉航Aero K便规定,不论是空中服务员还是机师,都可以穿着长裤和运动鞋。而乌克兰SkyUp航空公司也在去年将空乘人员的制服改成更专业的西装和裤子。



Aero K 航空公司的制服,朴素专业大方。/Aero K 官网截图


在把空姐和性文化解绑的浪潮中,不乏一些人的抱怨,有人对“不再性感”的空姐大感失望,也有人认为现在空姐的制服保守又乏味。


可那又如何呢?摆脱职场性骚扰,她们已经努力了很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