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德云社,偏偏缺了“德”

小可爱 娱乐 2022-07-19 15:06:36 143 0

公共场合一丝不挂、擅闯他人住宅、涉嫌强奸未遂……最近,风平浪静了许久的内娱,又有人“塌房”了。


这一回,不是什么流量明星、“鲜肉”偶像,而是一位相声演员。


6月27日晚,@平安北京朝阳 通报称,租住在朝阳区某小区三层的陈某,酒后在租住地一层电梯口脱光衣服,乘电梯上楼,进入五楼未锁门的某住户卧室内,将正在休息的女事主惊醒,后者报警。之后,陈某被朝阳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陈某,名叫陈霄华。/@德云社陈霄华


而在通报发出前,德云社就在官方微博发布了情况说明,经过与警方的配合,已基本确定是旗下艺人陈霄华涉嫌擅闯他人住宅,并通报了对陈霄华的处理:辞退,收回其在德云社的“霄”字辈艺名。


近年来,德云社艺人的丑闻不断,屡屡做出失德、出格的行为,正如@人民网评 所说:“无论是不是第一时间辞退,都‘切除’不了德云社这个标签。”


德云社早就该深刻反思、自我检视了。



一纸情况说明,就能撇清德云社的关系了吗?/@德云社


德云社,丑闻不断


被闯入住宅的女租客,曾在小区微信群里,发出了详细描述此事的长文,其中有不少让人震惊的细节:“这位素未谋面的先生口中碎碎念‘在这儿等着我呢’‘真不错啊’等具有猥亵意味的话(朝)床上的我走过来,行为侵犯性很明显。”


幸好当时这名女子被惊醒了,及时进行有效的自我保护,也幸好隔壁有同住的室友帮忙,她才没有被侵犯。


尽管这一切发生在陈霄华酒后,但正如这位女租客所说:“我希望有一天,‘喝多了’不再成为侵扰他人的借口,不尊重女性没有借口。”



女租客发布的长文(节选)。


陈霄云的好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透露,他曾多次看到陈霄华“酒后脱光衣服”,甚至会在酒后到德云社的宿舍衣柜里排泄。


一个酒品如此恶劣的人,不仅一直没被教育和劝阻,居然还能继续做相声舞台上享受鲜花与掌声的表演者。


翻开德云社艺人的履历,你能看到不少星光熠熠的熟悉面孔,但同时,也能看到劣迹斑斑的失德丑闻。


张九南家暴妻子、婚内出轨、同时约会多名女子;吴鹤臣突发脑溢血,以“贫困户”的身份在水滴筹众筹100万元,却被网友扒出其在北京拥有两套房、一辆车;张云雷曾在演出中将汶川、玉树发生的地震当作调侃的包袱、把慰安妇当作笑料。



在张云雷眼里,地震都成了可以调侃的包袱。


“云鹤九霄,龙腾四海”是德云社初建之时,老先生张文顺提出给入室徒弟赐的字,徒弟们按照入社时间,分到这八个科里。


没想到,德云社这些云、鹤、九、霄辈的师兄们,就是这样给后来的师弟们做“榜样”的。


众所周知,德云社的演出票并不便宜,动辄几百上千元,难道观众掏钱进剧场,就为了看这些失德艺人在台上讲相声吗?


更讽刺的是,德云社一向标榜尊崇传统的师承制度,师父对徒弟们有严格的管教,结果呢,教出有各种品行问题的徒弟。



在不同的场合里,郭德纲师徒都一致强调尊师重道的重要性。


毋容置疑,德云社从一个街边演出的相声小摊,变成了今天估值高达20亿元的演艺公司,郭德纲作为领头人功不可没。


但是,对于旗下艺人、徒弟的道德败坏、私生活混乱等问题,郭德纲这位师父是不是该负起一定的责任呢?


除了大义灭亲、辞退丑闻漩涡中的徒弟之外,对仍在师门内的徒弟的教育和管束,是不是也该跟上呢?



严明的班规,不应只存在于纸面上。/微博@德云村儿


“饭圈化”的德云社


如今的德云社,早就不是挣扎在倒闭边缘的相声小摊,而是相声界无可匹敌的“一哥”。


如果说2015年在春晚上凭借《五环之歌》一炮而红的岳云鹏,尚且是凭借自身过硬的相声功底走红的,那么,近年来走红的德云社演员,离明星、偶像越来越近,却离相声越来越远了。


2018年,因为一首《探清水河》,张云雷意外在短视频平台走红,一跃成为相声界顶流,演出门票一度被炒到5位数,且一票难求。


在张云雷的演出现场,观众不是一壶茶一碟瓜子、闲适地坐在台下听相声,而是挥舞着应援色的荧光棒、举着横幅、扯着嗓子为他“打call”。



不用怀疑,这就是德云社的相声表演现场。


作为“云”字辈的德云社师兄,张云雷9岁拜师学艺,从小被郭德纲严格管教。从拜师到蹿红,张云雷至少蛰伏了十几年的时间。


而这个过程,小师弟秦霄贤只用了2年。


在相声圈,秦霄贤肯定不是相声讲得最好的,但肯定是少有的、长得“盘正条顺”的。1.83米的身高、瘦长的身型、笑起来憨憨的气质,还没有开口说相声,台下的女粉丝就已经觉得值回票价了。


如今,秦霄贤的舞台早就不再局限于德云社的小剧场,而是更多地出现在各种热播综艺里。或许人们早就忘了,秦霄贤其实是一个相声演员,又或者这一点根本不重要了。



秦霄贤(中)参演电影《扬名立万》。/ 《扬名立万》剧照


与其说如今的德云社是一个相声群体,不如说它更像是一条通往娱乐圈的捷径。你甚至不需要花费多年的时间苦练说学逗唱,只要颜值“过得去”、会耍点嘴皮子就足够了。


“上半场说相声,下半场就来点唱跳的新节目,孩子们都年轻,也擅长这些。”所有人都没想到德云社能成为今天的“亚洲第一男团DYS“,除了师父郭德纲。


因为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观众喜欢看“又萌又贱”的岳云鹏,德云社就给大家塑造更多类似的人设。


德云社,一切为了红


无人问津的滋味,郭德纲年轻时就尝够了,他再也不会让自己和德云社重回那种落魄中。无论用什么方式,走红、人气,就是他要牢牢握在自己手中的东西。


1995年,德云社的前身——“北京相声大会”成立,郭德纲和几位相声演员在广德楼演出,门票价格从5元到20元不等。有一次,台下只有一个观众,郭德纲咬咬牙:“演!”


为了支撑德云社的开支,郭德纲不得不抛头露面“接私活”。


2003年,为了5000元的演出酬金,郭德纲饿着肚子,从北京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赶到合肥,参加安徽电视台的综艺《超级大赢家》,挑战的内容是:被关在玻璃柜里48小时,吃喝拉撒都在柜中进行,而且能被来往的行人一览无余。



当年郭德纲参加综艺是为了养活德云社,现在呢?


2004年,北京一家广播电台的节目《开心茶馆》录播了郭德纲的相声。没多久,来德云社看相声的观众越来越多,200多人的场馆座无虚席,郭德纲和德云社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郭德纲尝到了媒介传播的甜头,自然要抓住这个大势,德云社随之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大部分剧场表演会在演出过程中禁止拍照和录像,但德云社破了例,不仅不禁止,还鼓励观众拍照录像传到视频网站上——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代,不少人正是通过视频网站,知道了德云社的存在。


“粉丝经济”的苗头,德云社也没有错过。“纲丝节”“德云社成立x周年纪念专场”等粉丝互动活动层出不穷。



德云社官方网站的粉丝活动专页。


当“CP粉”无处不在的时候,德云社推出的“九辫” “孟周” “龄龙”等搭档,热度持续攀升。


你可能从没看过德云社的相声,但一定在各种综艺节目里看到过德云社成员的身影。岳云鹏是《极限挑战》和《新游记》的常驻嘉宾;德云社的郭麒麟、阎鹤祥、张鹤伦、周九良都有参加《开始推理吧》;综艺节目《奔跑吧》里,有烧饼和秦霄贤的参与。


让相声回归主流视野,郭德纲做到了,但似乎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一边是德云社的名利双收、蒸蒸日上;一边是德云社成员丑闻不断、让人贻笑大方。德云社的重心放在了哪里,不言自明。



连于谦都觉得,德云社弟子们上综艺太多了。


说相声的没好人?


如今的德云社舞台大气恢宏、富丽堂皇,掌门人郭德纲名牌傍身、春风得意,徒弟们万人追捧、鲜花掌声不断。这一切,或许早已让大众遗忘,诞生于市井之间的相声艺术,本不是登大雅之堂的表演。


相声起源于京津一带,大多是城乡交界、货物集散、鱼龙混杂之地,相声演员并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只能“撂地”(露天卖艺)糊口。所以,早期的相声艺人大多出身低微。


相声大师马三立自称“苦命人”“生活上的可怜虫”,交不起学费的他,15岁就走到大街上说相声;侯宝林不记事的时候就被送给别人抚养,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冯巩出生在落魄的旧式家庭;姜昆、师胜杰曾在北大荒插队。



即使是“草根”艺术,马三立也有自己的坚持。


当台下的观众开怀大笑的时候,台上的相声演员心里,总有一份挥之不去的谋生焦虑——相声不过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一种方式罢了。


所以,郭德纲曾不无悲凉地调侃过:“说相声的哪有好人啊。”


然而,和郭德纲的“摆烂”不同,相声界前辈们始终致力于提高相声的地位、风评。


电视剧《马三立》,还原过马三立拜师的场景。马三立在祖师爷立牌前,向师父叩首听训:“台上讲艺德,台下讲道德,守礼守节守义。”



2001年,87岁的马三立老先生举办告别演出。


1950年,侯宝林加入并领导“相声改进小组”,旨在剔除相声中的江湖气,摒弃伦理笑话、荤段子、脏话等不良元素,让相声艺术逐步登堂入室。


1984年,马季将相声带到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上。相声演员们从此脱下长衫,穿上西装,相声开始成为各大晚会的常备节目。


在前辈们的努力下,相声逐渐褪去了底层的草莽粗俗之气,让这门诞生于民间的艺术,得以登上大雅之堂。



登上春晚舞台的相声表演。


郭德纲带领的德云社,将相声带入小剧场、互联网、社交媒体,让相声融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德字当头的德云社,可以将相声从濒临失传的“生死线”上拉回来,也理应教导徒弟们守住道德底线,“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


正如人民网的评论:“不检点,不守德,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再有流量的艺人也会凉凉,再有人气的公司也会趔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