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正文

变土了的赵丽颖,终于演了回真正大女主

小可爱 娱乐 2022-07-19 15:08:03 141 0

听说最近大家对国产剧的内伤都来自《幸福到万家》,吵架、拉扯,怎么好像每集总能激起些怒值。但拨开有点“使劲儿”的情节,我觉得还蛮“好看”的点,在于它塑造了一些真正贴地气、现实主义的酷女人。



这些年来内娱没少拍女主群像戏,可每回总有点离地。她们或许是“女神”,又或是过于“英雄式”的脸谱化,近乎完美、几乎没有瑕疵,但恰恰是过于使劲了,反而失真。


虽然过去的老影片里带有隐喻意义的女性也有很多,她们都是有着自主意识的,但独立的追求仍没有逃脱种种束缚对个人命运的影响,以至于大多女性角色仍是以悲剧收场。




比如《游园惊梦》的歌妓翠花、《红高粱》的九儿


但这回被讨论最多的“何幸福”是不一样的,她带有强烈的主动性。虽然同样改编自《秋菊传奇》,有着一样的原型,难免总要拿来和巩皇版的“秋菊”比较。


可瞄多两眼就懂,《幸福到万家》绝不只是模仿和翻版——两代女性有着相同的“犟”,但顽强内核却是不同的。




拿秋菊来说,她讨说法的苗头,是村长踢伤了丈夫的“命根子”,她奔波在外,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打官司的想法,看起来,她的意识像是“新”的,可实际上,她维护的只是丈夫被打后“生育力如何”的尊严。


她依然是“贤妻良母”的标准象征。




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讨的说法到底是什么,更像只是一种朦胧的希望。以至于到了电影结尾,当村长帮助了秋菊顺利生产,反而又因为当初她的坚持上诉,被抓后秋菊才会站在街头一脸尴尬和茫然。


她复杂、混乱,因为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连原本的坚持自我也变得无力了。



而何幸福的犟、不谙世故,带有更多真挚的自主性。作为姐姐,她禁不住妹妹被欺负,就算离婚,也想争回一口气。


她清晰知道自己想要的“说法”到底是什么,所以升级通关,最后终于迎来了不再“婚闹”的公告。



可她当然也有瑕疵,也做过妥协。为了妹妹让出未来,她打工,到了岁数便恰当地相亲结婚,她并不是“女神角色”。


但她仍有自己的脑筋清醒时刻,有着想干就干的野心,她商量好搭大菜棚,希望过几年就能提高生活条件,就算被迫进城打工后,也能重头再来,她不怕徒劳无功,怕的更像是失去了可努力的希望。




她的无语、她的被动、她的逃离,也让她在夹缝中得到修正、适应和成长。


何幸福只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却照样鲜活、跳脱,是自带力量感的。


她为的,早已不是传统规训挟持下的面子,而是真实的、鲜活的自我意识。


而戏里头,林桂枝也是我很爱的另一份女性新模板。国产剧爱出恶婆婆的戏路已不新鲜,毕竟恶婆婆也不过是制造障碍的常见工具人。可这回就连婆婆也是有弧光的。



她不暗地里使坏,反而经过“婚闹”事件后,带着对同为女性的同理心、对媳妇的欣赏和认可,交出大门钥匙和持家权。她说:“庆来是你男人,你想咋做,你自己拿主意。”



婆婆的同理心在国产剧里实在难得,也是这时我们才终于想起,婆婆的角色不只是一个符号,而她也可以是一位曾年轻、有骨气有傲气的女性,她有着自己的思考,而她的世俗讨巧或许是被生活挤压的另一种哲学。


婆婆作为一种角色,她也可以是可爱的。


她可以不陷在家庭的矛盾里,也可以选择偏爱有棱角的女孩,在戏里头,她甚至是下意识惯性地去信任和欣赏儿媳妇,不管是何幸福提议需要拿出积蓄搭建菜棚,还是买电脑这事上。




在她们身上,美的是一种生活磨砺后的质感,一种坚韧、顽强、阅历。


不是只有在职场踩着高跟鞋的女高管,也不是非得活在昂贵故事里的女角色才是好的代表,说到底,大抵是在低压生活中依然拥有着“顽强”的女孩,才是蜕变大女主的前提。


早期赵丽颖的标签有个前缀,那就是可爱女人。因为“可爱”,太多时候人们都以为她没什么性子,对人生没什么想法,就连工作、恋爱也是随波逐流的。


可偏偏可爱之下,赵丽颖有着一股执拗劲。那时所有镜头都只想捕捉她的乖巧和可爱,但她却首先打破了自己的形象。


在演《宫锁沉香》的暗黑美人琉璃之前,赵丽颖出演的角色几乎都有着共性,大多是乖巧的缺少攻击性的女性形象,比如《金婚》里的佟多多,又或是《新还珠格格》里的晴儿。



但别被娇小的外表所迷惑,直到琉璃,才让大家看到了她的真实、复杂、辛辣。这是她的一种倔强。


她撕开“可爱”的假面,不仅呈现了更立体的自己作为演员的模板,也让圆圆的脸型,成为了可以诠释不同类型美人的标志。





虽然区别于传统的荧幕美,不够消瘦,也不够精巧。但那又怎么样呢,她照样有着属于自己的美感,让好多后来的女孩从固化的审美陷阱中逃脱出来。


其实在赵丽颖的身上,一直不缺突破的新模板。


比如婚姻,有底气开始,也有底气结束。无论是结婚时的轰动,还是离婚时的冷静果断,生了孩子后的她本也可以打着婚姻的安全牌,可她没有,她大大方方地公布分手,也消解了大众对“离婚”语境的恐惧。




曾经有杂志采访问她,最想要的超能力是什么?她回答,是“无论做多少事都不会感到累的能力”。


她说自信有一部分就是学会“舍得”,知道需要什么而清晰自己的人生。但舍得其实也是倔强的一部分。这些年来,她在用自己告诉大家,也没什么是扛不住的。




而在角色上,“何幸福”的镜头也挺“毒”的,抹掉滤镜后又近乎素颜的赵丽颖,重现了普通女性美丽而又有质感的真实面孔。


光是这一点,就够让我惊喜的了。赵丽颖甚至也说过:“希望女角色不一定拘泥于小情小爱,想看到她们拥有人生更多的自主性。”


从演童话古偶到搞事业,再到挑选新的女性形象,赵丽颖并不是一开始就呈现出足够的特别的,而是在沉淀后慢慢成型的韵味。



但谁说只有从一开始就留有诗意的东西才是好的呢?一步步沉淀的美,虽然看起来普通,但也才更生动、迷人啊。


而这样普通而鲜活的女性角色,其实也和那些不平凡、美好的女性角色,一样重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