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正文

《长安三万里》,人到中年才能读懂的电影?

小可爱 历史 2023-07-25 11:50:45 398 0

大唐与长安,承载了无数人心中对于美好盛世的想象。将唐朝作为故事背景的国产动漫作品,上一次大概还是20多年前的《隋唐英雄传》,以唐太宗李世民的生平作为线索讲述了一段风起云涌的历史故事。这次《长安三万里》以李白和高适的友情为主线,通过大唐诗人们互相交错的人生和创作轨迹,展现了一幅贯穿大唐盛极而衰三十多年的历史画卷。应该说,这个设计既讨巧,又在情理之中。

电影的主角高适和李白,一个是性格沉稳的坚毅将士,一个是放荡不羁的天才诗人,他们相识于微时,性格截然不同,却建立了一生的深厚友谊。导演采用了双线叙事,现实线的时间处于安史之乱爆发数年后,吐蕃大军攻打西南,已是剑南西川节度使的暮年高适,退守在泸水关,正面对如何破解长安被围的危机,此时对按兵不动的高适起了戒心的朝廷派来监军太监对其发起问询。于是随着高适的讲述,另一条自己如何与李白相识、相知的回忆线,与现实线开始相互编织起来。

《长安三万里》是追光动画的第八部作品,也是其新文化系列的第一部作品。追光以“白蛇”系列为起点的“新传说”和以“封神”系列为起点的“新神话”,都曾带给观众不少惊喜。而如今的新文化系列,开启了追光对于中国现实题材历史故事和人物的探索。

制作一部以48首唐诗串联起的长达168 分钟的历史题材动画电影,没有像“白蛇”“封神”这样的观众基础,对于票房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长安三万里》豆瓣开分8.0,上映6天后上涨至8.2,引发的口碑效应,证明其切入角度非常巧妙。

要在不到三小时的时长里,讲述一段跨越30年的历史故事,并非易事。制作组选取了诗歌与诗人这一角度,降低了观众进入和理解门槛。无需过多解释谁是李白、杜甫,什么又是边塞诗人,因为这些早已书写在每个国人从小反复背诵的记忆中,才在影片上映后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大型唐诗背诵热潮。

盛唐,不仅是唐朝的高峰,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期。而盛唐涌现出的以李白、杜甫、王维为代表的一大批诗人,共同开辟了一个气度恢宏的诗歌的黄金时代。这些引领风骚的人物,他们的魅力不但属于他们个人,也属于那个独特的时代。

因此从高适的视角展开,我们可以看到伴随着他与李白的交往,那些能够展现盛唐人文风貌的角色在他们的一生里不断闪现,诸如杜甫、王维等代表性的诗人逐一登场,而同样反映了盛唐精神的书法、绘画也没有略过,草书狂放不羁的张旭,画艺举世无双的吴道子等大家都充当勾勒时代的背景人物出现。

“追光”系列的故事向来擅长在传统故事和人物里重新挖掘具有当代价值观和审美情趣的崭新部分。“白蛇”里对女性主义议题的思索,“封神”里典型的后现代主义美学特征,都在传统的故事构架下引起了许多年轻观众的认同与共鸣。到了《长安三万里》里,空有报国理想,怀才不遇的高适与李白,被拉下诗人与将领的神坛,展现出的凡人姿态,再度引起了早已脱离填鸭式诵读诗歌,步入社会接受现实锤炼的普通人的情感共鸣。

年幼时相遇的二人,均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渴望以自身之材投效祖国,然而,旧门阀的资源垄断、社会上的门第之见,以及朝政内部的日益衰败,令不论是有着御敌冲杀高家枪法的高适,还是天纵奇才且自命不凡的李白,都遭遇了怀才不遇的困窘与挣扎。在不断碰壁中,晚年时的高适终于在乱世里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机会,大器晚成。而一直在出世与入世之间不断徘徊的李白,一生渴望一个机会,最终急中出错,进入永王麾下,背上了杀头之罪。

许多观众评价,这是部人到中年才能读懂的电影,那些自幼熟读的诗句,再次浮上心头时也有了新的理解。不少人都不太认同这部电影塑造的李白,他看起来似乎太入世,与我们传统认知的浪漫主义的“嫡仙”形象有所差距。为了能够入朝为官,出身商贾之家,无法参与科举考试的李白,“入赘”豪门以改变自身阶级身份,在得到举荐后日日饮酒狂欢,随后遭遇挫折后他又开始追寻得道成仙,可内心毕竟不甘于此,最终造成了自己落魄的人生结局。不过,这种基于史料的再创作,使得“嫡仙”终于落下凡尘,多了几分不完美的“人气”,才与大部分观众有了精神上的共通之处。

遗憾之处是,由于电影主要是通过高适的视角去讲述。因此高适这个人物每次的心境转变与人生选择,更便于观众理解,而借由他的回忆展现的李白,对于观众走入这位诗人的内心世界造成了一定障碍。与此同时,48首唐诗,大部分都浮光掠影地被诵读出现,对于推动主线叙事并无太大功效,虽是展现盛唐的切入口,却显得非常空洞,无法帮助观众更进一步理解诗歌与诗人精神世界的深层次关系。

不过,《长安三万里》确实为国产动画打开了一种可能性。近些年来追光动画和彩条屋影业竭力打造各自的“封神宇宙”,早已成为无数中国粉丝津津乐道的现象级国产动画系列。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已被证实是个取之不尽的灵感来源,以《西游记》为蓝本的《大闹天宫》《铁扇公主》《龙珠》《最游记》,都是家喻户晓的作品。根据《封神演义》改编的日本同名漫画,也是上个世纪90年代Jump旗下最知名的作品之一。

然而,灿若星河的中国传统历史故事却极少被挖掘、书写。这一方面固然是由于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本来就有较大的粉丝群体,更容易被受众接受;另一方面它们本身故事情节完整,人物形象丰富,很容易进行故事新编。但《长安三万里》这部作品的成功,告诉了动画创作者们就算不借助大IP,足够扎实的剧本和设计仍能吸引观众进入影院。

与“白蛇”“封神”系列相比,虽然《长安三万里》的人物和表演设计仍能看出许多好莱坞式动画的影子,但主创团队还是进行了许多中国式动画的探索,那些从书页里漂浮出的水墨效果文字,以及从唐代雕塑、壁画和绘画里汲取灵感的人物造型,都有助于理解唐风之美与建立中式动画美学。

据称,《长安三万里》的片名有着一层寓意:“长安”是大唐群星的理想之地,而“三万里”则是他们与心中理想的距离。当电影带领着我们重新跟随着诗人们的脚步,体验长安的繁华与扬州的旖旎,共赏多变的柘枝舞与激荡的边塞鼓,《长安三万里》可谓一篇书写大唐画卷的叙事诗,也是国产动画创作者们跋涉三万里终于吐出的胸中锦绣。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