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书正文

我为什么要买博物馆出的书?

小可爱 读书 2022-07-19 15:07:21 114 0

在各大文创产品轮番“出圈”的情况下,博物馆出版图书作为博物馆开发最早的文创品种之一,因其大部头、专业化、售价高等特点,让普罗大众对此望而却步,颇有点“养在深闺人未识”之感。


故宫博物院官网中关于出版物的部分页面呈现,从侧面也反映了博物馆一直在出版物这个板块十分用心。


近几年,博物馆出版图书悄悄发生了一些变化,装帧符合时代潮流,选题策划丰富多样,产品差异化明显,定价也比较亲民,绘本、图录、参观指南等应有尽有……


当博物馆图书走下神坛,在学术性与趣味性之间找到平衡,你确定不入手一本博物馆出版的图书吗?


01


“小众”逐步走向“大众”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博物馆出版和出售的是以工作年鉴、展览图录、考古报告、论文集、文物图册、行业指南等为主的专业书籍,为体现出科学、严谨、严肃的风格,版式基本上继承了古代许多史志类书籍“左图右史”的版式编排设计传统,中规中矩。虽然具有优良的学术传统,但文章佶屈聱牙、艰深晦涩,对普罗大众很不友好,没有面向全年龄段读者。



湖南省博物馆官网中“图书”的部分页面呈现,这一板块被归类于“研究”项,可见博物馆对出版图书的价值归属判断。


雷霞在《以儿童视角看博物馆青少年读物》一文中就提到,不同年龄段(0 至 3 岁、3 至 6 岁、7 至 12 岁、12 至 18 岁)的少年儿童对博物馆需求又不尽相同,需要博物馆针对各年龄阶段儿童的心理特征和认知特点量身定做,精准策划,满足学龄前、学龄儿童、初高中生的不同诉求。



故宫博物院出版的《故宫藏手绘海错图》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数十幅《海错图》,把图中的线描提炼出来,制作成线描本,一页彩图对应一页线描图;同时每幅图配以简短的文字,对每种海洋生物都做了简明扼要的解说,让小朋友在赏玩《海错图》册的同时,又可参照原图进行涂色,寓教于乐。


除此之外,博物馆对自身图书出版能力重视不足,相关出版资源挖掘使用不到位,选题呈现出重复、单一之感,多为藏品类和展览类,装帧昂贵、价格不菲,不易翻阅,市场化程度低,不具备批量发行的条件,无法构成大规模传播,影响力有限,所以基本只在学术圈内作为研究材料使用,难以“出圈”。



成都博物馆的图书出版页面部分展示,从侧面可以反映博物馆出版图书的趋势变化。


受到“全民阅读”“博物馆进校园”倡导的影响,刮得起劲的“国潮”风,都为博物馆出版图书从“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增添了一把火。



《话说中国》系列图书透过生动的“图片里面的故事”,将中华民族最可富贵的精神和生生不息的文化传统,演绎得生动而传神。这一新的组合,在广大的社会公众与严肃的历史科学间搭起一座饶有兴趣的阅读桥梁。


近年来,图书市场涌现出越来越多面向不同年龄层、不同认知层级、不同文化程度人群的差异化、高匹配性的博物馆出版图书,在新书选材和编排上,都兼顾到了大众的审美趣味。


尤其是青少年读物,内容逻辑比起之前优化了许多,也十分注重个别表述的准确性,文字内容亲切童真,填补了0至6岁学龄前儿童书籍的空白。这些读物在各大电商、实体书店的畅销榜单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深受读者的欢迎。


02


四种新型业态


博物馆参观指南类图书


《粤港澳大湾区博物馆地图》


由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编写,广东人民出版社策划出版的《粤港澳大湾区博物馆地图》在广州发布。它以实用性、知识性、资料性、观赏性为特色,堪称一份独特的“博物馆文创”。这本书是粤港澳大湾区,同时也是广东第一本博物馆参观指南类图书。



《粤港澳大湾区博物馆地图》 图 | 广东人民出版社创研中心


本书以大湾区9+2行政地理区划为主分类,以内容相近的归类为辅,收录了近百家博物馆,重点介绍了它们的特色展陈和重点馆藏文物,附实用游览资讯,充分展现了岭南文化的独特魅力。






图书部分内页展示


“我们希望通过博物馆人的努力,充分发挥博物馆的教化导向作用,让更多人走进博物馆。这本书可以成为大众参观博物馆的好助手。”《粤港澳大湾区博物馆地图》主编之一、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会长全洪表示。


《南通博物苑》


“中国博物馆手册”系列图书《南通博物苑》由南通博物苑和南京艺术学院国际博物馆学院联合出品,中央编译出版社正式出版。


《南通博物苑》是针对南通博物苑旅游参观提供的知识服务型系列图书,分为“创始人张謇”“中国第一馆”“建筑特色”“陈列展览”“重要馆藏”“基本陈列”“主题展览”“社会教育”“学术交流”等九个章节,从张謇建苑伊始讲述,介绍了博物苑的建苑历史发展、重要藏品、常设展陈内容及策展构思,同时展示了博物苑特色社教活动、公众教育以及主题项目。



《南通博物苑》外观设计、部分内容


图书作为观众走进南通博物苑空间、了解博物苑藏品、纪念参观体验的载体,既为观众提供了博物苑参观导览的功能性服务,也为观众提供博物苑资源的纪念性衍生品。




图书部分内页展示


面对不同学龄的读物


博物馆的儿童读物将文化与童趣结合,用浅显的文字、大量的绘图引起低幼读者的兴趣,采用卡通形象,图文并茂,在寓教于乐中传达知识。


成都博物馆协会与成都博物馆共同牵头,联合四川博物院、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等川渝两地近20家文博单位,以及成都七中育才学校、成都市回民小学等多所成都市中小学校,共同推进实施“巴蜀文化进校园示范项目”,编撰出版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巴蜀文化普及读本《我的家在巴蜀》。这是市面上第一套面向中小学生介绍巴蜀文化的普及读本。



此书分为小学版与初中版,根据不同年龄段的学习特点进行针对性的内容编排与设计。


“最重要的一点是恰逢其时”,四川师范大学巴蜀文化研究中心博士颜信认为,这套书的出版,是在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下适时出版的,旨在引导学生全面系统了解自己家乡的历史文化,感知巴蜀文化的魅力,“让学生热爱巴蜀文化,热爱我们自己家园。”



《我的家在巴蜀》(小学版)部分内页展示


作为书籍的推介人,成都博物馆副书记李景意在现场谈到了该系列书籍所具有的特色。“书籍角度独特,立足于挖掘川蜀两地中华优秀文化资源,引领青少年学生在巴蜀几千年文明的历史中纵横穿越,体味巴蜀文化的魅力,更清晰深刻地了解家乡,从而产生更深的热爱和敬意。”


配套陈列展览,促进知识传播


2018年广州博物馆举办的“字字珠玑——广州博物馆典藏铭文刻辞类文物”展览,筛选了300余件文物进行了展览,此外,2012年至2016年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期间,馆方工作人员对馆藏文物做了全面的梳理,这都为《字字珠玑——广州博物馆典藏铭文刻辞类文物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字字珠玑——广州博物馆藏铭文刻辞类文物选》封面及内页展示


馆方人员称该书有三个特点:


依托馆藏分类研究,释读文物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信息。全书以“铭文”为藏品辑录标准,共辑录广州博物馆藏文物200余件;


以小见大,用文物讲述广州故事。本书辑录的藏品,无论铭文多寡,皆与广州历史、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


就拿书中的陶瓷砖石篇一章举例,此章辑选上迄汉代下至近代,广州本地考古或传世收集文物,如反映“康宁广州”的晋砖、宋代广州建城历史的修城砖、承载广州坊市历史的碑刻等,是广州历代社会生活、经济发展、城市建设的重要物证。



图书部分内页展示


让文物及其文字“活”起来。该书力图让读者读懂文物上的文字及背后内涵,又在文字应用上深入浅出,语言力求通俗易懂,以史为证,如解谜般将器物上文字的历史信息解读出来,公之于众,资源共享。



图书部分内页展示


不限于文物本身,全景式展现展览全貌的科普类读本


安徽博物院配套“融·合 —— 4—5世纪北魏平城文物展”推出的读本《繁华平城 —— 4—5世纪的北魏生活与艺术》立足于展览本身,注重挖掘文物背后故事,一物一文,环环相接,展现出北魏生活艺术全貌。同时囊括了考古纪实、修复过程、展览缘起、策展巧思、空间设计等内容,严谨清新又通俗易懂,专业人士可产生交流与共鸣,普通观众也不会觉得艰涩难懂,望文生怯。



安徽博物院出版的《繁华平城 ——4—5世纪的北魏生活与艺术》


03


博物馆出版图书不可一蹴而就


广州博物馆工作人员称:“有别于其他类型书籍编辑工作的是,博物馆出版的书籍大多数是经过多年的文物整理工作以及研究积累,并结合展览等工作开展。”



文物保护管理部工作人员拍摄广式彩色玻璃窗


“编辑流程包括文物拍照或扫描、文物信息采集和整理解读、撰写文物概述及词条、专家审稿、书稿设计、出版社审校、印刷等,是一个集合众人智慧的集体工程、系统工程。”



广州博物馆吴凌云馆长、陈红军研究馆员等一起释读德化窑白瓷杯上的文字


“所以,每本书得根据文物藏品的情况组建编辑小组人员,通常包括学术委员会成员、文物保护管理部的文物保管员、陈列研究部的展览陈列编辑、熟悉该类文物或该段历史的研究人员、摄影师等,往往要历经数年才能出版。最大的工作量其实是前期的文物整理拍照和长期的研究积累,不可一蹴而就。”



广州博物馆联合广东省考古院检测分析出土金银器的成分


“通过展览和图书出版、教育推广的融合,我们逐渐形成了广州博物馆展览品牌、教育活动品牌,也不断凸显藏品的优势,搭建了馆藏外销画、外销瓷、丝织品,以及广州出土明器等藏品的研究、展示基地。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培养了一批熟悉馆藏文物,既能够开展文物与历史研究,也能策划展览和图书出版的骨干力量。”



印刷厂校色工作


广州博物馆关于博物馆出版图书思路的转变与活化也是新时代背景下博物馆在出版图书这一方面积极谋求转型的缩影。“除了依托馆藏文物、加大研究整理力度外,还会积极推进文物图录的出版,及时将丰富的馆藏文物信息及阶段性研究成果公之于众。博物馆里的藏品是属于广大民众的,应该坚持‘民有’‘共享’。”


由此可见,一本博物馆出版图书的背后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与钻研,凝聚了馆方人员的心血,把“中国故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捧在手心,让”文物活起来“,在指尖流传。这样的图书,你值得拥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